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雪妖的诅咒

传说很久以前,某个遥远国度的国王遭恶毒的雪妖下了诅咒,心被冰封起来,只能存放在冷漠之中,禁不住任何感情的温暖。

 

后来这道诅咒又渐渐传染了整个王国的子民,令每个人都有一颗冰封的心,如果有谁试图用这颗冰做的心盛放热烈的爱意,这颗心就会融化消解,连同心的主人也会一起死去。

 

这个传言已经流传了千年,王国的子民对其深信不疑,没有谁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只能把所有带着暖意的情感藏起来,没有开怀的笑声,没有感动的眼泪,人情淡漠如被冰雪覆盖的山顶。

 

连人们生活的大小城邦,也慢慢被这股寒气侵蚀,变得晦暗阴沉,终日阴云压顶,难得有云散天晴的好天气。

 

久而久之,大家逐渐习惯了这样麻木的生活,没人想质疑,更不必提改变。

 

但总有些人不习惯。

 

有那么极少数的一小群人,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他们好像天生就能免疫那道诅咒,胸膛里跳动的仍是鲜活的真心,他们不惧付出真挚的感情,更希望能收获炽热的回应。

 

这样的人依然具有爱的能力。

 

比如那个每天都会去街道转角处的花店买花的开朗少女,她便有一颗充满元气与希冀的真心,脸上笑容灵动如雪后阳光,动人得闪闪发亮。

 

有些人会对她感到畏惧,怕一不小心沾上那股热气,融化了自己冰冷的心,保不住可怜的小命。可也有人在严寒中生活太久,对温暖的事物便忍不住多加留意。

 

比如那个帮父亲打理花店的腼腆少年,就管不住自己的目光,总被少女的笑容深深吸引。

 

巧的是,少女也时常躲在花架之后,偷偷看他打理花枝时的温柔神色与专注表情。

 

一个心热,一个心冷,本不该互生情愫,两人对此都心知肚明。

 

可是,可是,若一份纯正的爱意能随着理智收放自如,那也便不成为爱了。

 

在两个年轻人的迟疑与期许中,这份爱意如花蔓一般蓬勃生长,将两人间的距离越拉越近,直至有一天,少年被莫名的勇气驱使着,涨红着脸色牵住了少女的手。

 

一股暖流从手心传来,传遍他的全身,亦传进那颗冰封的心。伴随着心在胸膛中的微微颤动,少年坦率说出了自己的心意,然后被少女以惊喜的拥抱回应。

 

可还未等这对年轻人好好品尝爱情的滋味,胸膛中的一阵疼痛先袭击了少年,痛得他浑身僵硬,倒地不起。

 

少年陷入了昏睡,无论少女怎样呼唤都无法苏醒。

 

“这是雪妖的诅咒生了效。”其他人纷纷说道。“因为他那颗冰封的心开始融化了。”

 

按照传说,这样的症状无药可救,只能任由昏睡者的心彻底消融,直至胸膛空空,生命结束。

 

面对如此情形,旁的人都是一边害怕一边庆幸,害怕这骇人传说竟是真的,也庆幸自己从未真正爱人,得以保全性命。只有坚强的少女擦干眼泪,握紧了沉睡少年的手:“等我,我一定想办法救你。”

 

她读过许多故事,故事里总是有王子披荆斩棘,消灭恶龙,最终将沉睡的公主吻醒。

 

而这一次,她决定自己去讨伐施下诅咒的雪妖,做那个能唤醒恋人的勇者。

 

勇敢的少女带上佩剑,骑上骏马,踏上了征途,朝着那座传说中由雪妖居住的迷雾雪山前行。

 

这一路走得十分艰辛,沿途皆是困难重重、危机四伏,可少女有一颗无畏的真心做利剑,有一份无悔的爱意做铠甲,遇到再多问题都不足为惧,向前冲的信念也决不会停息。

 

而被怯懦者们说成奇险无比的路途,虽然确实不轻松,但只要用心去走了,总能走完的。

 

历经波折之后,少女来到了迷雾雪山的山脚处,据说丑陋而恶毒的雪妖就住在雪山顶上,峰顶积雪终年不化,酷寒逼人,凡是靠近者都会被那股寒气冻成冰雕,失去生机。因此在这千年时间里,从未有人登上过峰顶见识雪妖的真面目,更不消说将其消灭,破除诅咒了。

 

但为爱奔走的少女才不会退缩,她将马匹在山脚下安置好,毅然朝着山顶前行。

 

这一路又是许多波折,幸运的是,那股在心中翻涌的热血始终保护着少女,形成了一道无敌的屏障,令那些冰冷的雾气自动退散,根本伤不了她。

 

少女就这样奇迹般地成为了千年以来第一个登上峰顶之人,放眼望去,这里有片还算平坦的雪地,雪地上立着一座冰砌的小屋,小屋旁站着一道人影。

 

那人影被淡淡雾色环绕,优雅而纤细,还有几分莫名的……孤寂?

 

“你就是雪妖?”少女抽出佩剑,警觉地问道。

 

“你们是这样叫我的吗?”悠扬的声音穿透雾气,伴随着声音的主人也从雾气中走了出来,“还是说……他就是这样叫我的?”

 

前来讨伐雪妖的少女有一瞬间的恍神。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位看着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年轻女子,一身素雅纯净的装扮,雪色长发在风中飘散,拂过那张绝色脸庞,又被女子伸手轻轻拨开。

 

她既不凶恶也不丑陋,脸上甚至带着温柔的淡笑。

 

哀伤而美丽。

 

少女很快回过神来,尽管她努力想握紧手中的剑,做出威慑的气势,但却不得不承认,对方的模样实在太过纯净美好,令自己根本不忍心伤害她。

 

连她说话的语气都在不知不觉间放得和缓:“如果你就是雪妖的话,请你解除冰封人心的诅咒,别让人们只因为动了真心便会心脏融化,失去生命。”

 

被叫做雪妖的女子先是面露迷茫,随即又闪过一丝落寞,最后混成复杂的叹息:“抱歉,我做不到。”

 

少女急了:“你解除不了诅咒?”

 

“不。”雪妖摇了摇头。“而是因为……本来就没有什么冰封人心的诅咒。”

 

这回换成少女困惑不解了,雪妖朝前几步靠近她,伸手替少女拂开落在肩头的冰屑:“请你先听我说个故事吧。”

 

千年之前,天上雪国的雪仙女偷溜到人间的雪山峰顶玩耍,无意间与登到山顶的凡人王子相遇,两人一见钟情,只想彼此能长相厮守,共度余生。

 

可人类的王子去不了雪国,天上的雪仙女也无法在不够寒冷的地方生存。

 

于是雪仙女放弃了身为仙女的身份,王子也舍弃了即将继承的王位,两个相爱的人为了能够相守,都是那么毅然决然、义无反顾。

 

之后他们便聚在这雪山顶上,还搭了一座小小的冰屋作为共同的家。平常日子虽然过得清苦,却也不乏温馨乐趣,彼此间的一个默契的眼神,一记信任的微笑,就足以将山顶寒风中的凛冽抵消。

 

那时的他们,仅仅凭着彼此之间的满腔爱意,便相信自己能永远这样幸福地生活下去。

 

童话故事的结尾总是如此。

 

可惜,这并非故事的结尾,而是故事的开始。

 

雪山之顶当然比不过热闹的人世,生活在这里的辛苦实在太过严苛锋利,足以将人心坚韧悄悄磨去。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王子脸上的笑容逐渐褪了色,尽管他心中仍对恋人存有爱意,可是生活这种复杂的东西,仅仅靠爱并不足以支撑下去。

 

终于有一天,王子心中仅有的一点爱意亦被这无边的寒意耗尽,他决定离开雪山与恋人,回到自己熟悉的人世里去。

 

哪怕是恋人悲伤的眼泪也不能扭转他的心意。

 

大概是在冰冷的环境中待得太久,曾经热气腾腾的真心,也被冻成寒冰一般坚硬。

 

不过他背弃的恋人毕竟曾是天上雪国的仙女,即便她早已为了爱情舍弃了仙女身份,但在王子狠心离去之时,来自她故乡的天罚依然落在了他身上。

 

王子的心被劈得四分五裂,眼看就要痛苦死去。

 

故事讲到这里,雪妖略微停顿了一下,看向少女的眼神很平静:“为了救他,我施展自己最后的仙力,用一层薄冰封住了他那颗破碎的心。”

 

这样王子的心便依然完整,足够他继续活下去。

 

“或许救他时我还心怀期待,以为这样他便会感激我,愿意留下来陪我一起。”雪妖埋下眼睑,“可他还是走了。”

 

明知她下不了山,这人世踏不进一步;明知她仙力耗尽,天上雪国也回不去。

 

可他只留给她一个决绝的背影,甚至没有回头。

 

“我当时太生气了,便朝着那个背影大喊。”雪妖的笑中有微微的苦涩,“我对他说,他的心中了我最狠毒的诅咒,余生不能再爱上任何人,否则就会因心融化而死。”

 

但事实上,她骗了他。

 

那层冰只是善意的救助,而非狠毒的诅咒。

 

如果王子再热烈地爱上别人,那股真情的温度自然会融化心上的薄冰,原本破碎的心也会在随之而来的沉睡中重新愈合,等他从沉睡中醒来,愈合的心就已与破碎之前再无差异。

 

只要王子还能真诚爱人,就会发现这个所谓的诅咒是假的。

 

“即使他再爱的人不是你?”少女问道。

 

雪妖点头:“是的,只要他愿意继续去爱,便能得到救赎。”

 

一个心中有爱的人值得拥有余生的美满,即使他爱的人不是我,也没关系。

 

之后雪山顶上只有寂寥的风声裹挟着冰霜刮过,两个姑娘都沉默了片刻,或许是因为她们同时意识到了一件事:根据民间传说与官方记载,那位返回人世继承了王位的王子,冰封之心的诅咒终生未能得以解除。

 

这意味着他一直对这个诅咒深信不疑,余生再未对任何人付出过真心。

 

而那道冰气更是从国王身边逐渐传开,在之后的一千年间,让整个王国大部分子民的心都结了一层薄冰。

 

当然这一切雪妖并不知情,不老不死的她被孤独地困在雪山顶上一千年,没人敢上山接近她,她对山下发生了什么事也全然不知。

 

“我很抱歉,对王子施法救治时我的法力马上就要耗尽,掌控不好,留下了后遗症。”雪妖语气中有深深的歉意,“没想到那股冰气如果不能及时消除,还会传染出去。”

 

“不……”少女猛然摇了摇头,想对雪妖说这不是她的错,可嘴刚张开,声音却卡在喉咙间,怎么都出不来。

 

“但解开诅咒的方法明明很简单。”雪妖先开了口,声音中有几分凄然,“只要他们像你一样,能有爱的勇气。”

 

可惜像少女一样能免疫诅咒的人始终少之又少,不愿冒险去爱的人才遍地都是。

 

王子如此,世人亦是如此。

 

“整个故事就是这样。”雪妖又恢复了原本的淡然神色,仿佛刚刚的讲述和自己全无关系,“请你下山之后,把解除冰封之心的方法告诉大家吧。”

 

少女默然地点点头,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那你呢?”

 

“我哪儿都不能去。”雪妖孤零零地立在那儿,任由风雪肆意亲吻着自己,几乎要与身后的冰雪融为一体,“就留在这里继续等吧。”

 

虽然她想等的人,再也不会来了。

 

少女死死咬着嘴唇,握着佩剑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许久之后,她突然放下佩剑,张开双臂给了雪妖一个紧实的拥抱。

 

她的身上好凉,沁得人难受。

 

而一直忍受着这股冰冷的雪妖自己,又该是有多痛苦呢。

 

反而是雪妖的反应更为淡然,她轻轻拍了拍少女的后背以示安抚。此刻,她亦感受到少女内心奔涌散发的热情,那么真诚,那么熟悉。

 

雪妖闭上眼睛,脑中浮现出当年自己与王子初见时的场景。

 

当初她会对他一见钟情,便是被对方身上那股雪后阳光般的温暖吸引。

 

可悲的是,她所爱的,是注定会伤害自己的东西。

 

***

 

雪妖陪着下山的少女走了一段路,直到抵达雪线交界处,不能再往下了才停住。

 

路上少女似乎在思索什么,几番欲言又止,直到分别之前,才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冰封之心的诅咒是假的,昏睡不醒也只是化冰时的后遗症,可是我的恋人在冰融化之时确实感到了心痛,这也算后遗症的一部分吗?”

 

“呵,还是被你发现了。”雪妖站在原地,目送少女向前走到雪线之下,才又开始说话,“那是我施加在他身上唯一的诅咒。”

 

当冰消融时,心的主人会感受到一阵被冰冻伤的疼痛。

 

因为雪妖希望当王子爱上别人时,能再体会一次自己在他离开时心中的痛楚。

 

然后这番痛楚又会在他陷入沉睡之时,随着融化的冰一同蒸发消散,从此再不干扰对方与新恋人的幸福。

 

少女瞪大眼睛,问了雪妖最后一个问题:“这就是你对他全部的怨恨与报复?”

 

雪妖突然笑了,笑得漫天下起了大雪,纷纷扬扬,渐渐将她单薄的身影包裹在一片浓厚的迷雾中,再也看不清。

 

只有风中留下了她的声音:“我好恨他啊,恨了他足足一千年,可即便那么多恨,仍然比我对他的爱少一点,所以我舍得给他的伤害,也就只有这么一点了。”

 

***

 

少女下山后,回到了原先居住的小城。

 

而她的恋人正好在此时苏醒,两个相爱的年轻人相拥而泣,泪光中满是幸福的气息。

 

之后若干年里,解除诅咒的方法迅速在整个王国传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真心去爱,原先侵蚀大小城邦的寒气也渐渐退散,乌云退去,阳光照进了大地,大街小巷重新被欢声笑语所充盈。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他们心上的冰终生都不会化去,不过这冰化不化,对他们而言其实也没什么关系。

 

至于那位将诅咒破除方法带给大家的姑娘,在一个春光明媚的好天气,与她的恋人举行了一场浪漫的婚礼。

 

婚礼结束时,前来祝贺的宾客们扬起了纷纷花瓣,洁白的花瓣漫天飞舞,竟有几分落雪的样子。

 

新娘不禁有片刻恍惚,脑中浮现起雪妖消失前的微笑。

 

哀伤而美丽。

 

END


碎碎念:这个故事是糖对不对,最后都有情人终成眷属了(被拍飞)

每周六更新一个小故事,第六十一周打卡。

系列故事《反派有话讲》地址:

(1)配角光环(2)文坑的自救 (3)晕血丧尸

(4)女巫借贷(5)河神与龙王 (6)水妖之歌

(7)坏蛋修行(8)高考小怪兽 (9)糖果幽灵 


评论 ( 43 )
热度 ( 1476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