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勇者斗恶龙(修改版)

旧文最新修改版,现代都市背景的轻喜剧风。

----------------------------------------

勇者并不是这个青年的本名,只是他在学校论坛上的注册ID。

 

身为物理学专业在读PhD还会取一个如此有童趣的ID,说明他作为中产阶级背景出生的小孩受迪斯尼动画荼毒真的很深。

 

勇者吸了口气,敲了敲面前的公寓门。

 

他之所以会大半夜的爬电梯坏掉的二十几层老公寓楼来敲门,是因为他在刚刚删掉邮箱里的一份求职拒信后,又顺手点开了学校论坛上的一个帖子。发帖人的ID叫公主,声称自己被性格扭曲的变态男友关在合租的公寓里,受尽折磨与屈辱,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发帖求援,求好心人施以援手。

 

附带一提,帖子里写那个变态男友在校园论坛上的ID叫恶龙。

 

帖子发出来不过几秒钟便被删除,时间又将近半夜,论坛在线人数寥寥无几,勇者怀疑自己很有可能是唯一一个看到它,并真的为发帖人安危感到担忧的人。

 

毕竟能给自己注册ID取名叫勇者的家伙多半都还有颗中二且热血的心。

 

临近毕业但工作还没着落的愤懑大概也算个引子。

 

于是当他一时头脑发热、不管不顾地迅速追踪出发帖人的IP地址,发现那个地址只跟自己住处隔了半条街时,没怎么犹豫就下定决心过来确认一下。

 

没有报警,身为一个因为担心身体太差会导致PhD没毕业就被导师虐死而练到跆拳道黑带的青年,勇者对自己的战斗力有信心。

 

(备注:以上一系列做法既不安全也很违规,好孩子们千万不要学!)

 

他敲了两次门,屋里才响起一阵拖沓的脚步声,过了一会儿,门打开,里面站着一个瘦高个青年,眼镜框下的眼圈又黑又深。

 

但勇者没有看他,目光直接越过对方,飞快的扫视过里面的客厅。

 

不算宽敞的客厅里,沙发上、茶几上、还有地板上,到处散放着奇怪的衣物与器具,其中某些还很少儿不宜,气氛阴沉又鬼魅,很像电影《沉默的羔羊》里才会出现的场景。

 

勇者收回目光,看向自己面前的青年:“你就是恶龙?”

 

青年一脸茫然地点头。

 

勇者做了个深呼吸,想起了自己身在此处的初衷。

 

于是他一拳挥了过去。

 

***

 

恶龙并不是这个青年的本名,只是他在学校论坛上的注册ID。

 

身为编程语言专业的PhD还会取一个如此童趣的ID,因为他上高中时自学编程开发的第一个小游戏就是这个名字。

 

这个小游戏在当时的同学圈子中还颇为流行了一阵,比他本人受到的欢迎要多的多。

 

毕竟,只靠奖学金勉强挤进当地最好私立高中的单亲家庭穷小子,在学校其他人眼中,大概就是只误入野生白天鹅领地的家养灰鹅。

 

社交恐惧症应该就是那个时期的后遗症。

 

但这不妨碍他继续在编程领域突飞猛进,并又靠全额奖学金来到现在这所充满奇葩和怪胎的知名学府。

 

这里每个人都忙着享受自己的大学时代,没人再会对他的窘迫处境与社交障碍指指点点,成为透明人是上天赐予他的优渥福利。

 

甚至连导师都可以只靠邮件联系的感觉简直爽翻了。

 

在保证学业之余又独力研发出一两个下载量不错的小型APP后,他开始负担得起在学校附近那栋绰号“高塔”的老公寓楼租房的费用,在顶层拥有了一处完全属于自己的“洞穴”。

 

从此他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宅男生活,日夜颠倒,随心所欲,幸福生活中除了编程还是编程。

 

至于谈恋爱……那是什么玩意儿?可以吃吗?

 

直到某天,一位室友强行搬了进来。

 

这位室友是他的高中同学,也是当初唯一一个从未对他表示过轻蔑,还时不时帮他挡些欺负的富家朋友。

 

所以当对方拖着巨大的行李箱找上门来,表示自己已经和父母决裂,马上就要沦落到睡大街的悲催境地时,善良的恶龙没法狠下心来拒绝她借宿的要求。

 

这一住就是将近一年,借宿变成了合租,同学变成了室友。

 

虽然这位室友占用了那间更为宽敞的卧室,也打破了恶龙惯常的清静生活,但恶龙始终没有想过赶她走。

 

老是一个人待着,即使深宅如恶龙,偶尔也还是会觉得寂寞。

 

***

 

公主并不是这个姑娘的本名,只是她在学校论坛上的注册ID。

 

身为生物学专业的PhD还会取一个如此童趣的ID,因为优渥的家境让她从小到大确实生活的像个公主,锦衣玉食,万众瞩目。

 

不过这一切都在她公然违背父母的意志,执意从家中豪宅搬出,放弃商科专攻理科,同时还坚决不肯同父母世交家的儿子订婚时戛然而止了。

 

一开始她以为自己这回又能像过去那样蒙混过关,直到常去的那家成衣店店员一脸怀疑地告诉她那几张信用卡都被冻结时,她才意识到,父母动了真格。

 

推着箱子离家出走之后,骄傲如她没有向曾经生活圈子中的任何一个朋友求援。

 

而站在圈子外且目测靠谱的朋友,就只有那么一个。

 

对方虽然既宅又颓,但脾气非常好,更重要的是,在公主每个月底资金周转不灵以至于快没饭吃的时候,他会主动提供帮忙。

 

别误会,公主完全没有想卖身求荣或者欠债不还的意思,事实上她很不愿意占对方便宜,为了能把每张欠条上的金额都还清,也为了能把命运的掌控权彻底夺回自己手里,她在兼顾学业之余同时打了两份工。

 

一份在餐厅当服务员,一份为经营专门出售COSPLAY道具的小网店。

 

只不过公主一时还未完全摆脱“由奢入俭难”这条铁律的掌控,总有偶尔的消费行为超出预期,因此冰箱门上贴着的欠条暂时没法完全摘干净。

 

这让公主非常惭愧,不仅隔三差五地从打工的餐厅打包回最受欢迎的限量版甜点送给恶龙吃,还自觉承担起生活用品采购、物管公司联系、熬夜抢购新发售的限量版游戏以及其它一切需要对外交往的工作。

 

她的室友好像真的很不擅长这些活儿。

 

所以他俩其实还配合的挺默契。

 

日子一久,两人间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每当恶龙的代码编写告一段落,公主的老板和教授也都不来骚扰的日子,两人就窝在客厅沙发上,一起看电影打游戏吃垃圾外卖食品。

 

这种感觉真是超爽无比。

 

***

 

所以这是个有关三个天才PhD的故事,只不过一个很宅,一个很穷,一个又快要失业。

 

***

 

故事开头稍微有点血腥暴力。

 

因为恶龙被勇者一拳头打中了鼻梁,镜框飞了出去。

 

挨打者楞了两秒才回过头来,一手捂着奔涌的鼻血,满脸的不可置信,而正义感爆棚的勇者已经完全沉迷于自我英雄主义幻想不能自拔了。

 

于是接下来的剧情全是动作戏。

 

不过局势完全呈现一边倒的形势,身形单薄的恶龙同学很快与地板做了亲密接触。

 

就在此刻,刚从餐厅打完工的公主同学拎着打包的甜点回来了,眼前的场景让她一把甩了手中的打包盒,麻溜儿地脱了鞋加入战局。

 

局势立马变成反过来的一边倒,那场面,啧啧,真是血雨腥风,惨绝人寰啊。

 

直到勇者同学在慌乱中提到论坛上那个帖子才算停。

 

“噢,老天。”公主放下手中当凶器的鞋,不体面的翻了个白眼。“我还以为被我妈盗号发的那个帖子应该没人看到。”

 

原来她那对喜欢搞事的父母对抹黑恶龙这种“心怀恶意伺机接近自家单纯女儿的穷小子”总是不遗余力。

 

而且最近好像已经变成日常娱乐活动的样子。

 

***

 

之后的戏份就平和多了,没人报警,因为公主不确定自己和勇者究竟谁下手更狠。

 

她今晚还要通宵赶明天教授的报告死线,不能冒去局子里过夜的风险。

 

剩下两个年轻人各自脑袋上顶着冰袋,瘫在沙发上呲牙咧嘴。

 

“抱歉,兄弟。”勇者为自己之前的作为感到惭愧。“都怪我一时头脑发热。”

 

恶龙轻轻摇头,把冰袋从发涨的额头转移到红肿的嘴角:“只是误会。”

 

又是尴尬的沉默。

 

恶龙不习惯跟陌生人说话,而勇者则暂时想不到说什么。

 

为了找到话题,他扭动僵硬的脖子望了望,发现客厅里除了那些奇奇怪怪的COSPLAY道具,还有满满一柜子的游戏手办。

 

勇者双眼一亮,那堆手办之中,居然有他超爱的一款游戏女主角手办限量版。

 

“你居然有这个?”他很兴奋地指着。

 

恶龙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那款游戏就是我主导开发的。”

 

勇者眨了眨眼睛。

 

那款游戏虽然体量不大,但设计的极为精妙,勇者有无数夜晚都奉献给了它,反复通关无数次,游戏女主角更是以优雅知性的美好形象成为他心中的二次元女神NO.1。

 

正好这时顶着一头没时间洗的油腻头发,还拿试验用蒸馏杯喝水的公主从旁边走过,只见她在客厅一侧的电脑桌旁坐下,面对满屏的不理想数据露出生无可恋脸,一阵歇斯底里发作后扑倒在桌面,嘴里吐出一片生魂。

 

恶龙对勇者笑了笑:“那款游戏的女主角就是以她,呃,以前的她为原型的。”

 

勇者心中的女神画面直接崩溃了。

 

***

 

之后要找话题就容易多了,勇者开始和恶龙聊游戏开发。

 

勇者的编程技术也还不错,两人可以聊的东西多到一眼看不到头。

 

中途两人被赶死线的公主从客厅撵去了杂物间,但兴致不减,蹲在一堆公主买买买的证物之间聊,越聊话题越多,干脆就直接聊到了天亮。

 

勇者连自己因为专业领域太冷门很难找到合意的工作这种事都告诉恶龙了。

 

后来两个人肚子都饿了,于是从杂物间钻出来,想从冰箱里找点吃的。

 

正好看见刚刚写完报告的公主从电脑屏幕旁抬起头来,苍白脸色中印着深深的黑圆圈,朝两人露出鬼一样的惨淡微笑。

 

勇者没能忍住自己丢脸的惊叫。

 

他觉得童话都是骗人的。

 

***

 

勇者必须得先离开了,导师的召唤电话已响起,他得赶去实验室。

 

临走时他再度向恶龙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并表示愿意周末请对方吃一餐饭作为补偿。

 

虽然勇者在发出邀约时,很想无视掉那个已经在沙发上四仰八叉睡死过去的可怕女人,但公主即使在睡梦当中也敏锐感觉到了有饭可蹭的信息,并及时睁开眼睛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大声宣布自己这周末正好有空。

 

而恶龙犹豫了一下,才点点头。

 

说实话,他不太喜欢出门,但如果是和公主还有勇者一起……似乎也没什么好抵触的。

 

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恶龙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新想法:下次见面时,自己或许可以向对方提供一份短期兼职的合约?

 

当然,恶龙并没有马上做决定。自己的专属巢穴已经住进一位公主,如果再多位经常来串门的勇者,天晓得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的生活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既然周末还有再聚的机会,那他有充足的时间再考虑考虑。

 

不过以恶龙一贯的习性,这种面向未来的问题,能拖到最后就绝不会提前思考。毕竟不断到来的未来总是意味着新的问题,太复杂,也太累人了,不可能一口气想象完毕。

 

至于从昨夜到今晨的这段由勇者、恶龙和公主共同造就的奇遇,倒是可以松一口气,到此为止了。

 

END


碎碎念:这篇文大概是两三年前写的,那时候我才刚开始写原创故事,没什么经验,都是随心所欲瞎写一气。昨天偶然把旧稿子翻出来,突然觉得这个故事还可以试着抢救一下,于是就吭哧吭哧修改了一番,然而改到最后也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提升,捂脸。

评论 ( 39 )
热度 ( 799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