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黑白女巫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童话王国,成为黑女巫一度是王国里年轻女孩最向往的工作。

 

因为成为黑女巫就意味着能够不老不死、永葆青春,容貌不仅不会随着岁月消减,反而会越来越美,这对女孩子们而言是莫大的诱惑。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女孩们得从小去普通女巫们开办的魔法补习班就读,再经过十余年的辛苦学习、激烈竞争与残酷淘汰,成年时才有资格进入正式的黑女巫学院,学习真正的黑魔法。

 

每个入学的女孩都不会忘记学院长——那位据说已经活了千年,因为容貌实在太过惊艳,为了避免引发轰动而不得不戴着面纱示人的黑女巫——在开学典礼上对所有新生说的话:“孩子们,你们都是同龄人中最优秀也最有天赋的,从现在开始努力练习黑魔法吧,每多练一次,就意味着你们距离永葆青春的机会又更近了一步。”

 

事实上,不是进入黑女巫学院的学生就一定能成为黑女巫,这是有时限要求的,因为黑魔法只能保持修习者现有的年轻状态,无法让年老者的时光倒流,所以女孩们必须要赶在青春逝去之前练成足够高阶的黑魔法,否则不仅保不住美好容颜,还会失去继续留在学院的资格,被毫不留情地撵出去。

 

这让新来的女孩们十分紧张,为了能够更快练成高阶黑魔法,她们对学院里担任老师的黑女巫们都很尊敬顺从,平日里除了认真学习课业,练习法术,还任劳任怨替老师们干各种杂务,像是收集魔药材料、饲养宠物魔龙、清洗女巫黑袍什么的。

 

总而言之,为了能够从老师那里获得练成黑魔法的诀窍,她们什么都愿意做。

 

可惜现实终究是残酷的,练习黑魔法实在太难太苦,有不少女孩都在一次次的练习中失败了,始终卡在低阶黑魔法那儿上不去,而当她们因为年纪太大被学院撵出去时,不知是不是因为平时过于辛劳的缘故,看起来甚至比没入学的同龄人要老上许多。

 

“那些都是不值得同情的失败者。”一直保持着姣好模样的学院老师站在讲台上,指着那些哭哭啼啼被赶出去的衰老女人,对台下新一届的学生们说,“她们之所以会落得如此下场,全因为她们又懒又笨,你们可千万别学她们。”

 

然后这位老师扫视着台下懵懵懂懂的学生们,露出了骄傲的微笑:“只要你们足够努力,就能像我一样,永远年轻美丽。”

 

站在台下的年轻女孩们都用力地点点头,心中既有对那些失败者的鄙夷,也有对自己未来的期许。她们相信,像自己这样聪明勤奋的好学生,绝对不会沦为那样可悲的失败者。

 

于是这样的场景每年都在黑女巫学院上演着,无数年轻女孩来了又走,年年如此,从未改变。

 

直到有一天,一位神秘的白女巫出现了。

 

谁也不知道这位白女巫究竟是什么来头,因为一身白袍的她出现时总蒙着脸,来去行踪也很谨慎,从来不留可供追查的痕迹,不出现时就跟彻底消失了一样,没有任何人见过她的真身,关于她的一切都是个谜。

 

而她却对黑女巫学院的一切都了若指掌,会在童话王国的各个城市广场上现身,用大量学生被黑女巫学院撵走后的悲惨处境告诫在场的女孩们:“不要再试图进入黑女巫学院了,入学者中的绝大多数注定失去远大于回报,这是个天大的骗局,学院里的每个黑女巫都是狡猾的骗子!”

 

这样的言论在整个童话王国引发了巨大争议,有些女孩开始犹豫,毕竟按照白女巫公布的数据,一个普通女孩最终能成为黑女巫的几率确实很小,如果中途被学院赶走,自己便是一无所长,想要在王国里谋求其他职位的机会也几乎被断送了,这样的风险真是难以承受。

 

可有更多的女孩不相信白女巫,她们认为白女巫身份成谜,说话无凭无据,不值得信任,她们更愿意相信黑女巫学院发出的公告所说,这个白女巫当初是由于怎么都学不会黑魔法而选择了中途退学,如今的她已经又老又丑,根本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出于嫉妒和怨恨,才会如此恶毒地抹黑学院。

 

“永葆青春的机会本来就不是给所有人准备的。”面对白女巫的劝诫,这些女孩大声重复着黑女巫学院的公告内容,“你只是嫉妒我们还年轻有机会,像你这样半途而废的失败者,不是蠢货就是胆小鬼!”

 

这样的声音太多太响,远远盖过了白女巫微弱的呼喊,想要进入黑女巫学院的年轻女孩仍然源源不绝,她们心中都怀着美好的憧憬:“只要我足够努力上进,就能继续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当上永远年轻美丽的黑女巫。”

 

白女巫看自己的呼吁并没有起什么作用,甚至听说连王国未来的继承人,尊贵的公主殿下也有意进入黑女巫学院学习,只能趁着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潜入了城堡中公主的房间。

 

公主被突然出现的白女巫吓一跳,但白女巫表示自己没有恶意,她这次来只是想告诉公主有关黑女巫与黑魔法的真相。

 

真相便是这世上从未有什么魔法能凭空助人永葆青春,所谓黑魔法其实是一种汲取与传输生命力的单向法阵,能将年轻活力从练习初阶黑魔法的女孩身上转移至已经练成高阶黑魔法的黑女巫身上。这意味着一个黑女巫练成的黑魔法等级越高,教导的学生越多,便能从她们身上汲取越多的年轻活力,靠窃取学生的生命力来保持自己的青春。

 

所以那些学生才会显得那么苍老,而且是练习得越勤奋,衰老得越快。

 

最终只有极少数的幸运者能够真正突破法阵的限制,自己也练成高阶黑魔法,成为黑女巫的一员。

 

但这样的幸运终归是建立在已有无数女孩被蒙骗被牺牲的基础上,而黑女巫们为了保证能有源源不断的年轻女孩奉献生命力,也必然将谎言世世代代说下去。

 

“公主殿下,请谅解我只能将真相告诉你一人。”白女巫诚恳地说道,“虽然我一直都很想当众揭穿那些骗子,可假如我真的那样做,定会遭到所有黑女巫的联合诛杀,现在的我还没有能力彻底扳倒她们,不能冒这样的险。”

 

听到这些话的公主自然是震惊无比,但她毕竟是个理智聪颖的姑娘,先前也听过白女巫的种种传闻,所以震惊之余仍有疑虑:“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你又为什么会知道这些秘密?是你从黑女巫学院中途退学前发现的吗?”

 

“不,我没有从黑女巫学院退过学,我所做这一切也并非源于嫉恨。”白女巫苦笑一声,伸手揭开了面具,“因为我就是一个真正的黑女巫,不是她们所污蔑的失败者。”

 

面具下的脸可谓美丽非凡,动人心魄,连素有王国第一美人之称的公主也看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这样的绝世容貌,还有额间那枚代表最高阶黑魔法练成的印记,足以证明她在黑女巫一族中身居高位,可公主心中疑虑却更多了:“既然你也是个地位崇高的黑女巫,那你为什么要来揭穿真相?”

 

“因为良知。”白女巫连蹙眉的样子都十分惊艳,可这不能抹去她双眸中的哀愁,“我本以为自己的心早已麻木,但在看到那么多无辜女孩被蒙骗被牺牲后,我才发现原来那颗曾经火热的心还活着,仍会对邪恶感到愤怒,即便我自己也是这种邪恶的一部分。”

 

在一次次谎言的重复中,她虽然榨取到了无尽的生命力,可内心的羞愧与痛苦也在积累,它们凝结成了锋利的尖刀,几乎快将白女巫的灵魂砍成两半,一半依旧谎话连篇同流合污,另一半却在无人知晓的暗夜里绝望哭泣,悲恸不已。

 

美丽的外表固然重要,但这世上还有许多东西有比它更重的分量。

 

“我不得不把脸遮起来,除了掩饰身份,还因为这张脸连我自己都不忍心看。”白女巫叹道,“这张脸表面上有多美好,背地里就有多丑恶。”

 

公主沉默许久,开口道:“你希望我怎么做?”

 

白女巫朝她走近一步:“公主殿下,你是王国未来的继承人,是这个王国最有理智也最有权势的女孩,你应当明白如果每户人家的年轻女儿都被黑女巫榨取了生命力,那后果对王国而言该是多么可怕。我诚心请求你动用王室的力量将黑女巫的势力彻底铲除,并将这般恶行公布于世,那样你也会获得子民的爱戴与臣服,女王之位更加稳固。”

 

权衡之后,公主答应了白女巫的请求,而白女巫在离开前也向公主保证,她会尽力向公主提供帮助,包括提供黑女巫方面的情报、相关势力分布地图以及黑魔法攻击的防御方式等等。

 

白女巫朝公主伸出了手:“愿我们之间缔结最坚固的联盟,共同铲除邪恶。”

 

公主盯着她的手,没有马上握住:“我听说与黑女巫缔结契约都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你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

 

白女巫垂下眼睑:“让王国的子民拥有幸福的生活,让王国拥有一位贤明的女王,这就是我最想要的回报。”

 

公主笑了,握住了白女巫的手:“一言为定。”

 

两人的手紧紧相握,意味着一段伟大的友谊就此开端。

 

不久之后,公主果真争取到了王公大臣们的支持,带领王国军队开始了讨伐黑女巫的征途。

 

这决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数千年以来,黑女巫的势力早已渗透王国方方面面,许多成员并非黑女巫的相关势力也站在她们那边。战火来得比预料更加猛烈,不断扩散蔓延,燃遍了王国每一寸土地。王国的军队折损严重,甚至连公主本人也遭到数次惊险的刺杀。

 

幸好每次都有白女巫及时相助,她施展出强大的法力,在保护公主的同时,也在为王国的军队提供精准的情报,帮助他们获得一场又一场艰难的胜利。

 

“对于黑女巫一族而言,你真是个可怕的叛徒。”某天夜里,公主在遭受刺杀受伤之后,对给自己包扎伤口的白女巫打趣道,“还好你是站在我这边的,好友。”

 

黑女巫淡然一笑,尽管那笑中含着苍凉:“我只是遵从自己内心的指引罢了。”

 

“这也是我们订下的契约。”公主用力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容中透着惯有的自信与英气,“我相信,我们共同的梦想很快就会实现。”

 

可这仗一打就打了许多年,虽然处境艰难,好在总有进展。一盘散沙的黑女巫们终究抵不住王国军队的精准攻击,节节败退。

 

而且由于其恶行被揭发,渐渐不再有年轻女孩愿意修习低阶黑魔法,成为黑女巫汲取生命力的牺牲品。失去了维持年轻美貌的基础,日渐衰老的黑女巫们陷入了恐慌,开始互相倾轧,为了保住自己的青春不惜牺牲比自己等级更低的后辈。

 

这令整个黑女巫族群衰亡得更快了。

 

终于有一天,在经历一场惨烈的决战后,王国军队冲破了黑女巫们最后的防线,攻入黑女巫学院,将族群中地位最高的黑女巫们一网打尽。

 

在安排好清理收场的工作后,公主,不,如今已是继承了王位的女王殿下,孤身走进了黑女巫学院最隐秘的地下殿堂。

 

通向地下殿堂的暗道位置是白女巫在大战之前告诉她的,两人约定获胜之后在此相见。

 

女王在走到殿堂中央一团悬在半空的灰色火焰旁时停下了脚步,看着前方背对自己的身影,警惕地握紧了佩剑。

 

对方一袭黑袍,那袍子的样式女王认得,正是之前在整个黑女巫学院搜寻不得的学院长所专属的。

 

可当她转过身来时,女王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正是白女巫那张美丽非凡的脸。

 

“你……”女王眼中闪过一丝惊愕。

 

“没错,尊敬的女王殿下,我最亲爱的朋友。”女巫取下罩在头上的黑色兜帽,露出雪白瀑布般的长发,“我就是黑女巫学院的学院长。”

 

整个黑女巫族群中最美丽、最强大、最崇高的存在。

 

“你过去从来不肯告诉我,你究竟在黑女巫当中担任什么职务,我只是猜你肯定地位不低,但没想到居然会是地位最高的那个。”女王意味深长地打量着她,“我太好奇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白女巫苦笑道:“那可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没关系。”女王不紧不慢走到她面前。“我现在正好很有空。”

 

于是接下来便是两人毫不顾忌身份地位,随意对坐在那团悬空灰色火焰旁的地板上,就像过去无数次围坐在篝火旁共同商讨该如何赢得胜利那样,由白女巫向女王讲述关于自己这一千年来的种种际遇。

 

最初她同王国其他普通女孩一样,怀着满心憧憬想要成为黑女巫,而她也确实拥有过人的天赋,很快便成功突破了黑魔法的修习限制,达到了高阶等级,正式成为黑女巫的一员。

 

同时也知晓了有关永葆青春的丑恶秘密。

 

最初的她对此震惊无比,然而身处黑女巫一族的底层,她的想法并没有人重视,而且她也知道,自己并不是第一个试图戳穿这种谎言的黑女巫。

 

“那些前辈最后都和她们的理想一起消失得无声无息。”白女巫轻叹道,“而靠着黑魔法不断获得好处的我,好像也越来越没有立场再多说什么。”

 

之后她便在麻木浑噩中度过了许多年,与其他黑女巫维持表面上的一团和气,用世代相传的谎言蒙骗无辜的年轻女孩,眼睁睁地看着那股邪恶肆意膨胀,无所不在。

 

直到内心的愧疚压抑不住,她做了一个重要决定。

 

“我想自己应该拼命往上爬,爬到黑女巫组织的顶峰。”白女巫伸手挽起额边落下的雪白发丝,“如果能成为黑女巫学院的学院长,或许就有足够力量扭转这种情况。”

 

女王突然轻笑了一声:“那是不可能的。”

 

“是啊,我那时候还是太天真。”白女巫自嘲道,“我花了几百年的时间登到山顶,然后发现所谓顶峰只不过是一块被无数基石托到了最高处的小石头,想要单靠自己的重量压垮整个山脉,它做不到的。”

 

不要说靠黑魔法永葆青春的黑女巫们不会支持她,甚至连本身不会黑魔法的普通女巫也不会希望她揭穿这个传言。

 

不然她们要怎么靠开办普通的巫术补习班来招收一届又一届想要进入黑女巫学院的小女孩。

 

“所以你来找了我。”女王敏锐地接过话头,“靠外力来终结这一切,把整个黑女巫族群连根拔起,这是你最后的希望。”

 

“没错。”白女巫看着女王,露出一抹淡笑,“而你也没让我失望。”

 

说完,白女巫站起身来,仰头看着旁边那团奇特的灰色火焰。那团火焰既不明亮也不灼烫,就那样暧昧不明地悬空燃着,灰白色的火舌四下飘散,散出的却不是光,而是投下浓厚的黑影,有种莫可言状的鬼魅妖异。

 

“很久以前,黑女巫的创始者点燃了这团火,从此之后每个女孩在正式成为黑女巫时,都会与这团火订下契约,发誓此生维护它的永续不灭,并且不能在看不到它的地方提及有关它的任何话题。”白女巫的脸被火光映出了复杂的光与影,影影绰绰,看不清此时的表情,“而它给我们的回馈,就是让我们从中获得力量,摆出能汲取年轻女孩生命力的法阵。”

 

可以说,这就是黑女巫汲取年轻生命力的黑魔法始源,如果没有它,虽然黑女巫们还可以施展其他魔法,但想像过去那样永葆青春却是再也不能了。

 

白女巫曾无数次想要扑灭这团火焰,无奈整个黑女巫族群维护它的愿力太过强大,以她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与之匹敌,只能任由它继续燃烧。直到如今其他黑女巫的力量大都折损,守护火焰的法力被削弱殆尽,她才有办法与很久之前那位黑女巫创始者的意志相抗衡。

 

此时女王也站起身来走到灰色火焰的光圈中,看向白女巫:“你打算熄灭它?”

 

白女巫点点头:“人们总是擅长遗忘过往的悲剧,又重新被眼前的诱惑带入歧途。这样的罪孽之火哪怕只残存一点火星,也很容易因有心者利用而死灰复燃,唯有将其熄灭才能彻底解决问题。”

 

“这样做恐怕无法完全解决问题。”女王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既然过去有人能点燃它,那我相信一定还有人知晓该如何令它重燃的方法。而你与它订立过维护它永续不灭的契约,倘若违背契约的话……”

 

“那我会被这团火焰吞噬,化为灰烬。”白女巫说这话时,并没有半点悲伤或怯意,目光之中是一种端庄的沉静。“不过这样正好,因为只有历任黑女巫学院长才懂让这团火重燃的方法,我会把这个秘密一起带去地狱。”

 

说到这里,白女巫脸上浮出释怀的浅笑:“一直以来我本身就是这邪恶的一部分,这样也算是为过去的所作所为赎罪了。”

 

女王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立在原地,紧皱眉头。

 

“我知道你总能理解的。”白女巫走过去,真诚地拥抱了她,“谢谢你这些年与我并肩作战,但接下来的路我只能独自走。再见了,我最亲爱的朋友。”

 

说罢,白女巫退后几步,直面那团灰色火焰,双手展开做出施咒的手势,目光坚定地开始吟诵咒语。随即那团火焰便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在半空中剧烈晃动膨胀,无数双惨白的光手从中涌出,密密麻麻地照着白女巫方向袭来,越来越多,越来越近,马上就要抓到她飘扬的发丝……

 

白女巫突然感到后脑一阵剧痛。

 

在她晕眩倒地之时,视野中的火焰与光手也凝固了,一动不动。

 

“抱歉。”声音是从她身后传来的,因为女王从背后用剑柄袭击了她,致使吟诵到一半的咒语中止。“我不能允许你将火焰熄灭。”

 

“你?!”白女巫无力地瘫倒在地,一时无法起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王朝那团火焰走近。

 

“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时,我还很年轻。”女王看向白女巫,脸上带着沉浸在美好回忆中时的表情,然后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你现在仍然跟那时一样美,而我,都已经有皱纹了。”

 

白女巫艰难地仰着头看她,听到这句话时不禁神色一凛。

 

“没想到单是消灭黑女巫一族就要这么多年,还把整个王国毁得不成样子。”女王的语气轻松得像是在讨论什么微不足道的小事,“毁坏总比重建要来得更容易,我猜要把这个烂摊子收拾完美,还需要耗费很多时间,解决很多麻烦才行。”

 

白女巫双眸中染上了惊疑:“难道你想……”

 

“你还记得吗?最早的时候,我也想要进入黑女巫学院,学习永葆青春的方法。”女王突然笑了起来,“其实我从来都不怕变老变丑,但我也不能否认,这一路走来,王国第一美人的称号确实帮了我不少忙。”

 

无论是从小获得父母的宠爱被选定为王国继承人,还是说服王公大臣支持讨伐黑女巫一族,又或是得到民众的喜爱与信任,她心里都很清楚,这些优待并不是只靠她的智慧与才能而来。

 

至少不全是。

 

所以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困难重重的未来,她仍然需要抓牢这股力量,年轻的力量,美的力量。

 

“你这是引火自焚!”白女巫愤怒地抓紧了双手,“这团火焰蕴藏着无限的邪恶,如果不彻底熄灭,就总还会有逃脱的黑女巫能利用它重开法阵,蛊惑人心,埋下隐患!”

 

“你说的没错,但想要成事就得有所取舍,不可能什么都完美无缺。”女王此时已经靠那团火焰十分近了,灰色的火光映照在她漆黑的双瞳之中,有种异样的美感,“当然我这样做也没有那么大公无私,还是存有一点私心。”

 

语音刚落,原先朝向白女巫的无数双光手顿时又活了过来,纷纷转向,朝着女王所在的位置涌去。

 

或许是它们早已习惯了人们的自私与贪欲,这是让它们得以继续存活的燃料,是最可口的食物,只要嗅到一点点类似的气息,便会兴奋地靠近。

 

而对此了然的女王也并不躲闪,反而主动握住了离自己最近的那只光手。

 

在碰触的刹那,光手周围瞬间幻化生出无限光须,逐渐朝女王身上蔓延环绕,越积越多。而女王对此毫不在意,只是偏头平静地看向女巫:“我不希望你因为熄灭火焰而死,请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这便是我最大的私心。

 

唯有这样,你才能看到我当年和你订立的契约生效。

 

让王国的子民拥有幸福的生活,让王国拥有一位贤明的女王。

 

“不!”眼泪从白女巫眼眶中奔涌而出,每一滴泪中都融着无尽的绝望与悲伤,“没人可以完全掌控它,你根本不知道自己会为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可惜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女王已被那团火焰包裹,只剩脸还没有被散乱的光须遮挡。此时此刻,那张脸被抹去了岁月的痕迹,又变回了白女巫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样子。

 

正是最为年轻闪耀的年华,拥有丝毫不逊色于白女巫的、无与伦比的美丽。

 

恍惚之中,白女巫似乎看到昔日的公主在朝自己微笑:“谢谢你这些年与我并肩作战,但接下来的路我只能独自走。再见了,我最亲爱的朋友。”

 

随即灰色的火焰一涌而上,彻底与她融为一体。光芒之中,女王再次拥有了最惊艳的年轻美丽,以及悄然隐藏在阴影里的,不知何时才需偿付的沉重代价。

 

而在白女巫模糊的视野中,这世界再没有了白与黑的区别。

 

唯有一片灰色的火焰灼灼燃烧,混沌不尽。

 

END


碎碎念:这个故事其实是另一个故事的前传,不过两个故事之间有很多留白,欢迎大家发挥想象去填满,哈哈。这是后续故事:《水妖之歌》

每周六下午更新一个小故事,第七十周打卡。

评论 ( 30 )
热度 ( 1921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