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家有仙猫

墨先生某天晚上加完班回家,遇上天降大雨。

还好墨先生有伞,并不着急。

撑伞走到公寓楼下,看到旁边花坛里趴着一只猫。

 

墨先生认识它,经常在附近街区出没,应该是只无主的野猫。

虽说是野猫,但模样生的特别好看。

浑身毛发蓬松雪白,一双碧眼清澈通透,身手又矫捷,能在相距甚远的房檐之间跳跃奔跑,帅得耀眼。

 

但那是从前。

眼下这只猫被雨浇了,毛发打结气势全消,眼睛也虚虚阖着,看着有几分落魄。

墨先生停住脚步,为猫撑起伞。

 

猫虚弱地睁眼瞧他,低低“喵”了一声,似有感激之意。

此后再无声响。

墨先生俯身靠近了看,发现它背上有伤痕,血混在雨里淌,淌出一片淡红。

 

猫不知道是被何物所伤,而且伤得不轻,情况不妙。

墨先生抱着猫去了附近的宠物医院。

医生花了许久才给猫处理好伤,然后给墨先生开了一张账单,很长很长。

 

猫在墨先生独居的公寓中醒来时,发现自己背上毛被剃掉了。

它似乎有些介意,但墨先生不让它去舔伤口,并把养伤时期的注意事项仔细给它讲。

像是不能乱动乱跑,也不能出去继续流浪,得暂时留在墨先生家里好生休养。

 

猫听了,点点头,果真乖乖趴在墨先生给它准备的猫窝里,没有什么大动作。

这是一只很讲道理的猫。

墨先生转身去给它准备猫饭时,猫也安静等着,完全不吵闹。

 

等墨先生把猫饭端在猫面前,猫没有立即开动,而是先抬头望了望墨先生,轻声“喵喵喵”。

墨先生觉得它是在道谢。

虽然听不懂猫语,但他愿意这样想。

 

之后几天,一人一猫相安无事。

猫很守规矩,从不乱抓乱挠,甚至不去墨先生卧房打扰,一直安生守在客厅的猫窝里。

喝水吃饭也都很机灵,墨先生看到它不小心把小鱼干碰出去时,还会先用爪子将其刨回盘子里再接着吃。

 

就是每次它要用猫砂的时候会犹豫,特别是在被墨先生盯着看时。

墨先生猜它也需要保护个人隐私。

于是墨先生主动走去另一个房间,等他回来时,发现猫砂里的污渍已经被猫仔细埋好了,一点都不用自己操心。

 

墨先生挺高兴,如此自然而然地过上了家里有猫的生活,每天上班都感觉更有劲。

不过很可惜,这只是他单方面的认定。

没过多久,墨先生下班回家,发现家里猫不见了。

 

墨先生四下找过,没有找到猫,只在打开的窗户旁发现了一撮白色的猫毛。

看来是猫的伤快养好了,背上的毛也重新长了出来,便自行离开了。

并且这窗户还是它自己打开的,再联想起过往种种,要说这猫成精了墨先生都肯信。

 

墨先生对此感到伤心吗?也说不上,但一点点失落还是难免的。

毕竟收留了猫这些天,连毛都还没来得及撸上一把。

当晚墨先生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怀里抱着那只猫猛吸,整个梦境都是毛茸茸的。

 

到了早上,梦醒了,墨先生收拾妥当准备出门上班。

结果一开门,看见门口有个东西。

不是猫,是只死耗子。

 

墨先生小心翼翼地将那只死耗子处理掉,出门上班去了。

晚上回家,家里没猫。

但第二天早上出门,门口又有只死耗子。

 

在第三天早上开门收到死耗子后,墨先生觉得这样不行。

无论送来死耗子的是谁,他都得和对方谈一谈。

为此他不得不在走廊蹲守了大半晚,差点被路过的邻居当成变态。

 

所幸天快亮时,他等到了想等的对象。

是那只受过他救助的猫,嘴里叼着第四只死耗子。

墨先生相信,这该是它对自己这些日子的收留表示感激的谢礼。

 

于是墨先生蹲下来,好声好气地跟它解释:“我知道你是想报恩,但是死耗子以后就不必再送了,好不好?”

猫偏头看他,一双浑圆的蓝眼睛又透又亮,很有灵气的模样,然后它点点头,叼起死耗子,转身跑掉了。

墨先生看着它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不知为何,心头又有点莫名惋惜。

 

之后猫确实没再送死耗子来。

因为墨先生第五天早上顶着黑眼圈出门时,看见门口放了只野兔子。

墨先生:……这只猫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为了和那孜孜不倦送来谢礼的猫再碰个面,墨先生只能继续熬第二次夜。

还好第二天是周末,不必上班,可以补觉。

但一直到天大亮,猫也没有出现。

 

明明应该松口气的,但墨先生一整天都过得不太安稳。

心里反而莫名其妙有些疑虑。

那只猫究竟是因为结束了报恩,还是因为其他原因才没有来呢?

 

到了晚上,墨先生终于没忍住,独自在公寓外的街区逛来逛去。

逛的都是他从前见那只猫出现过的地方,像是附近的小花园,或者街角带雨棚的咖啡馆。

可今天的夜格外深沉安静,路上既没有行人,也没有任何一只野猫出现的痕迹。

 

望着被乌云遮蔽了满月的天空,墨先生很失望地往回走,半途遇到了奇怪的东西。

对方拦在落单的墨先生面前,在地上投下四下蔓延的巨大阴影。

张牙舞爪,狰狞阴森。

 

墨先生有些发怔,他以为建--国以后凡是妖物都不可以成精。

但眼前这个妖物不仅成了精,看起来还凶恶得很要命。

于是在其攻击范围内的墨先生不合时宜地想起,难怪听说附近这几日不太平,有人在走夜路时被偷袭,却找不到是作恶的是谁。

 

趁着墨先生回想的间隙,妖物张了血盆大口要往他身上扑。

事实上妖物对墨先生这样身形修长的还有些嫌弃,嫌他不够丰腴,塞不了牙缝。

比起精瘦的食物,它更喜欢胖一点的,肥瘦相间,口感好些。

 

只是眼下这只妖物饿得很了,顾不上挑三拣四,能有的吃就不错了。

可惜它连这口凑合的也没吃上,因为扑到半途,便被一道飞窜而出的白影给拦住了。

紧接着便被这道白影一爪子拍开,摔得老远。

 

随后便是一通混战。

咳咳,说是混战也算不上,更准确地说,是单方面的殴打。

被殴打的是那个凶巴巴的大妖物,殴打者则是一只毛茸茸的雪白猫咪。

 

墨先生站在一边,继续发怔。

他本来觉得那只猫脾气很温和,平时在外游荡时对人对猫也够友善。

没想到打起架来如此凶悍。

 

打了好一会儿,大妖物被打得哭唧唧地逃走了。

猫留在原地,微微喘着气,看起来打这一架也不轻松,很累的。

而且还会受伤。

 

墨先生慢慢走过去,蹲在猫身边。

猫正在轻舔自己爪子上的伤口,腿上、背上也有类似的抓痕。

墨先生看着那伤口,突然就明白了之前那个雨夜,它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猫察觉到墨先生的靠近,停止舔舐伤口,抬头望着他。

那碧蓝色的双眸还是很清亮,配着它端庄的坐姿,又有种正气凛然、守护四方的谪仙气场。

墨先生突然间心灵神会,轻声道:“谢谢你,辛苦了。”

 

事实上,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猫。

它是只仙猫,在天庭系统下的地仙部门里都是有编制的,承接自己守护人世的天命已经有将近千年时光。

在此期间,它尽职尽责守护着上面划分给自己的地界,每夜与胆敢来袭的魔物硬扛。

 

所以这片街区向来安宁太平,没出过什么大岔子。

除了前阵子偷偷溜进来这么个特别凶恶的妖物,它一时没提防,被对方偷袭得手,身受重伤,被墨先生捡回家休养。

可它心中始终惦记着自身职责,又听说自己养伤期间附近有凡人遇袭,伤才半好便急吼吼地跑出来,将这惹事的妖物打回老家去了。

 

以上便是有关这只仙猫身份的真相。

至于不懂猫语的墨先生为什么能搞明白这些真相?

呃,这个……反正他就是知道。

 

对于仙猫的尽忠职守,墨先生很佩服,也很欣赏。

但看到它伤成这样,默默埋头舔伤口的模样,墨先生还是会担忧。

于是他很克制地与仙猫商量:“你现在需要一处清净地方好好休整,跟我回家好不好?”

 

仙猫有些犹豫。

它独来独往惯了,平时向来是它守护凡人,从来不用依靠凡人什么,更不可能像寻常猫咪一样向凡人乞求庇佑。

这是它身为仙猫的独立与骄傲。

 

不过在看见这个凡人微笑着朝自己伸开双臂时,仙猫开始动摇了。

它回想起先前在墨先生家中借住的那几日,受伤之时若有一处遮风挡雨的地方,有人关心照料,那种感觉确实也很好。

最终,它选择钻进墨先生怀中,轻轻一声“喵”。

 

就这样,墨先生才算是正式开始了与仙猫的合住生活。——划重点,是平等的合住,不是饲养与被饲养的主人与宠物关系。

毕竟这只仙猫连房租都是自己交。

真的,没开玩笑。

 

仙猫第一次将那张银行卡叼到墨先生面前时,墨先生是有些困惑的。

他拿起那张卡翻来翻去地看了好几遍,并不在意仙猫在朝自己“喵喵喵”。

反正他也听不懂的。

 

这里翻译一下,其实仙猫在对墨先生说:“这是我的积蓄,交给你付房租和生活费,顺便把上次的医药费报了。”

作为一只在人世生活了接近千年的仙猫,这点家底还是有的,自尊心也不允许它赖在墨先生家里白吃白住,应该把相应的开销负担起来。

奈何墨先生他听不明白。

 

之后墨先生便自顾自地认定这是仙猫在外面捡到的失物,并打算第二天将其交还给银行柜台。

仙猫对此感到非常委屈,努力想要解释,人家还不听。

就很气,好气好气。

 

看仙猫在客厅中央闷闷不乐地抓着尾巴转圈圈,墨先生意识到这其间可能产生了什么误会。

于是他用一排小鱼干作为数数的工具,成功从仙猫那里得到一串密码数字。

第二天他把卡拿去自动取款机一试,还真能取出钱来。

 

墨先生觉得这钱有点烫手,如果用了,有种自己在占仙猫便宜的感觉。

奈何仙猫它很坚持。

墨先生权衡之后,决定尊重仙猫的独立与原则,用这钱付了仙猫的日常花费,还给它买了逗猫棒、猫玩具和小鱼干。

 

结果除了小鱼干会吃,其他玩具送到时,仙猫根本都不拿正眼瞧。

开玩笑,它可是一只修为深厚、冷静自持、仙气飘飘的正牌仙猫,什么稀罕物事没见识过。

怎么可能对这些凡世俗物感兴趣?

 

墨先生很懂仙猫的骄傲。

所以后来每次看到仙猫沉醉在一堆玩具里不能自拔时,他都不多嘴,只是默默走开。

就当自己什么也没看到吧。

 

虽说平时多了些新乐子,但仙猫一点儿也没松懈自己的职责。

最近侵入地界的魔物似乎多了起来,它每晚都得出去仔细巡逻,将那些不怀好意的游荡魔物撵开,以免凡人受害。

保护人世十分艰难,半点都容不得懈怠。

 

与此同时,墨先生的工作也不轻松,快到年底了,事情很多,压力很大。

每天早早就得出门,回来时已是天黑。

这时候他就庆幸住自己家的猫是一只仙猫了,什么事都能自己管,不必他为此太费心力。

 

在那段繁忙的日子里,一人一猫很有默契地上着白班和夜班。

清晨墨先生出门,正好给下班的仙猫开门。

晚上墨先生回家,正好是上工的仙猫出去。

 

遇到时互相点点头打个招呼,然后便去各忙各做的事。

互不干涉,互不打扰。

但同时心中也知晓,对方心中看重自己,倘有什么事需要帮忙,也可以尽管开口,不必抹不开情面的。

 

比如墨先生有时加班到很晚,独自走回家的路上若遇到妖魔作乱,从来不需要退缩发憷。

总会有只毛茸茸的大白猫从旁窜出来,动作迅捷得好似一支银色的利箭。

然后给那不知好歹的妖魔一顿胖揍,护得墨先生周全。

 

之后墨先生会诚心向替自己解围的仙猫道谢。

而仙猫则会扬一扬蓬松的大尾巴以示回应,然后昂着头跳上树,继续意气风华地巡视自己的地界。

就好像它没有故意蹲守在墨先生下班回家的路上似的。

 

偶尔遇到太过厉害的妖魔,仙猫也会挂彩。

从前的它只能随便找个隐秘的地方,一声不吭地舔舐伤口,无论遇到打雷下雨或者被别的野兽找茬,都是自己咬着牙独力扛。

但如今不一样,它有了可以回去的地方。

 

那里还有墨先生,会抱着他赶去附近的宠物医院,竭力镇定的神色中仍然掺着焦急忧心。

这令仙猫心头颇有些触动。

有时它甚至会允许自己暂时放下身为仙猫的矜持,悄悄将脑袋埋在抱着它的墨先生怀中,去感受那份真切的温暖。

 

过往时光漫漫,仙猫虽然谨记自己守护人世的职责,但也疏离地与凡人保持着距离。

它不认为自己一介仙猫,会需要与寿数短暂的凡人建立无聊的链接。

所谓职责就仅仅是职责而已,无关其他。

 

可如今它的想法变了,职责不仅仅只是职责而已。

它与墨先生之间的关系并非主人与萌宠,更像是很好的朋友,亲密的家人。

所以它好好守护这人世,便也是守护自己所珍视的一部分。

 

有时遇到墨先生不必加班,妖怪魔物们恰好也安分,不用仙猫挨个辛苦敲打的时候,一人一猫便窝在公寓的沙发上,共同度过这难得的闲适。

墨先生性子还算沉稳,所以在家休息时多半是翻开书读一读。

仙猫也是识字的,会钻过来趴在书前同看,读得开悟了,还会“喵喵”两声以示感慨。

 

不过仙猫仍然改不了一贯的拘谨,不愿被墨先生抱着撸毛,那让它感觉很不习惯。

墨先生也不强求,只偶尔亲昵地往它背上拍一拍,稍稍感受那般顺滑质感。

这样一人一猫便都觉得挺好的了。

 

书读到一半,人和猫都停了下来,抬头往窗外看。

外面落起了雪,空中玉屑纷纷扬扬,铺满了各家窗台屋檐,整个城市又跟平常不一样了。

天寒地冻,但很美。

 

墨先生裹上大衣围巾,跟仙猫一同出了门。

白毛毛的仙猫一跃跃进雪地,四个小爪子立即沉进年糕似的雪垛中,陷下去就出不来了。

仙猫急的喵喵叫,凡人乐得哈哈笑。

 

笑归笑,忙还是要帮的,墨先生一步一个脚印迈过去,将陷在雪地里的仙猫拽了出来。

没想到这仙猫很记他方才的调笑之仇,反手一爪子就往他脸上拍了一捧雪。

接下来便是人与猫的雪球大战,玩得如同两个不知规矩的小屁孩。

 

本来墨先生不该是仙猫的对手。

奈何在这厚厚雪地之中,凡人腿长,而仙猫腿短。

于是局面反复拉锯了好久好久,直累得这两位都趴在雪地上喘。

 

最后一击,是仙猫将自己蜷成一个超大雪团,怀着同归于尽的壮烈心情朝墨先生袭来。

墨先生严阵以待,伸开双手将这毛绒雪团接住,却被那巨大的冲击力带着往后仰。

然后他们便一同倒在无边的雪地中。

 

墨先生怀里还抱着那一大团仙猫,很绒很暖,毛乎乎的看着可诱人了。

他终于没忍住,伸手撸了一把。

鉴于这手感实在太好,墨先生撸了一把又一把,根本停不下来。

 

仙猫任由墨先生抱着自己撸猫,没有抵抗,没有逃跑,甚至还隐约觉得很舒服,很喜欢。

它自暴自弃地埋在墨先生怀里,只叹自己与凡人厮混太久,以至于如此堕落。

但这堕落的滋味确实快活。

 

那个下雪天,墨先生与仙猫在外面玩到了很晚。

回家路上,一人一猫都冻得直哆嗦。

墨先生将仙猫塞在自己大衣里护着,暗自想:这有猫的生活太美好,美到就算有人拿做神仙的日子与他换,但若是没了猫,那他还是不肯的。

 

不知道该说墨先生是预感特别准呢还是十分乌鸦嘴,没过多久,他真遇到了失去猫的大危机。

而且还是特别惨烈,神仙都难救的那种。

具体怎么回事,且听下面细细说来。

 

在过去将近一千年的时光中,仙猫始终尽职尽责,承担着守护人世的责任。

加上它头铁又能打,这意味着曾遭它驱赶的妖物多到数不胜数。

但仅仅是被驱赶,而不是被消灭。

 

这是天庭素有好生之德,对妖物们网开一面,却令心怀不满的妖物们找到了空子可钻。

它们暗搓搓地聚集起来,打算趁最近的天地结界因月食而衰减之时,集体反扑到人世作乱。

顺便联合起来暴打曾跟它们结过梁子的仙猫。

 

仙猫虽然厉害,到底势单力孤,猛然遇到这么一大群妖物,还是应付不来。

于是它被揍得好惨。

浑身上下都挂了彩,血迹斑斑。

 

在逃跑途中,仙猫本能地跑回了墨先生的公寓楼下。

原来不知不觉间,它心中已经认定,这里便是整个世间最安心也最安全的地方。

这里是它的家啊。

 

可仙猫只抬头留恋地望了一眼那扇亮着灯的窗户,便掉头奋力往反方向跑。

它不能把危险带回家里。

更不想让已如家人一般的墨先生因此而受牵连。

 

恰逢天降大雨,暴雷滚滚,将在外逃亡的仙猫淋了个透心凉,一路跑来都是血水在淌。

仙猫回头望了一眼那扇越来越远的窗口,几乎就要看不见了,突然想起自己当初被墨先生救助的那一晚。

够了。它一边强撑着继续跑一边释然地想。这样就很好。

 

后面的妖魔们还在紧追不舍,仙猫也越跑越慢。

到最后它跑不动了,索性停下来,蹲在原地做出豁命一搏的架势,静等命运的裁决。

看头顶这天雷将至的架势,仙猫知道,这是天劫与仇敌一并来了,是它修行千年该历的大劫数,逃不开的。

 

但它料想之中的决战并未马上来到。

因为不远处走来一个人,没打伞,手里只握着一根大扫帚。

正是墨先生。

 

仙猫焦急得喵喵叫,想让墨先生赶快逃。

可是为时已晚,嗜血的妖魔喜欢吞噬凡人,特别是像墨先生这么健康有生气的。

它们围住了墨先生。

 

下一秒,嘈杂的雨声中响起了妖魔们的嘶吼声。

不是得逞的邪笑,而是惨烈的哀嚎。

仙猫一脸懵逼地看着它们接二连三被墨先生打上天,再重重摔回地面,正好砸到脸。

 

不得不说,此番战斗中的墨先生步法精妙,动作矫捷,身姿潇洒,帅得很非凡。

即便他的武器只是一根大扫帚,也很应景,半点儿都不跌份。

谁让他眼下对付的,全是妖魔中的大垃圾呢。

 

等战斗结束的时候,雨也停了。

负责战场收尾的墨先生拿着扫帚一通清扫,将趴在地上直哼哼的妖魔们分别扔进了垃圾桶。

并且仔细区分了干垃圾、湿垃圾、可回收垃圾和有害垃圾。

 

鉴于每个妖魔都被分类得很正确,所以它们全被法力无边的垃圾桶大仙结结实实封印住了。

别笑,垃圾桶大仙是人世少有的高阶上仙,收拾垃圾最有一套。

那些被封印的垃圾妖魔们啊,未来很多年里恐怕都再也没法出来捣乱了。

 

而做完这一切的墨先生走到仙猫身边,蹲下身,将它轻轻抱起来。

仙猫微微抬头看他,心情十分复杂。

它搞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有好多话想问墨先生。

 

可眼下它连“喵”一声的力气也没有了。

能撑到现在,不过是强顶着一口气,而修为根基早已在早先的战斗中被损毁,无法再复元。

仙猫快要死了。

 

仙猫一点儿也不害怕,在过去的一千年,它经历过无数次惨烈的战斗,数次游走在生死边缘,对此也早有准备。

只是还是有点遗憾。

遗憾好不容易遇到了这么合拍的墨先生,却不能陪伴久一点。

 

可墨先生看起来并不悲伤,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淡然。

他抱着仙猫站起身来,走到附近空旷处,朝着空中将落不落的滚雷,高高举起了右手。

霎时天雷降临,周围亮如白昼,一片耀眼光芒,许久未曾消散。

 

第二天清晨仙猫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墨先生公寓的猫窝里。

它没死。

不仅没死,根基修为还被恢复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仙猫一跃起身,伸出爪子拼命摇晃在旁边沙发上打盹儿的墨先生。

它急需一个合理的解释。

 

好吧,那就让墨先生好好解释。

其实他也并非凡人,而是天上的神仙,并且仙阶还不低,只不过仙界素来有派高阶仙人轮番下凡修行的规矩,前段日子正好轮到了他。

于是这位神仙便被封了修为,放到人世,成了一个在这滚滚红尘中奔波生活的普通人。

 

等他按照计划体验完这人世的喜怒哀乐,也就积满了业绩,能够羽化登仙,重返仙界。

前一夜落的天雷确实是天劫。

但这不是仙猫的劫,而是墨先生的劫。

 

其实当时墨先生被封的修为已经放开了,回仙界的法力、仙阶都够的。

所以昨夜他收拾那些妖物轻轻松松,完全没压力。

之后要挨一阵天雷也不会有事,说白了,这就是走个回天上的流程而已,大家都懂。

 

可是墨先生放弃了走最后这个流程,硬生生地单挨雷劈而不升仙,把这些日子里在人间积攒的业绩积分全兑换给仙猫续命用了。

反正地府和天庭的积分是可以通用的,手续上没什么问题。

这就是仙猫能被救回来的原因。

 

事实真相听得仙猫惊愕莫名,忍不住问道:“你这下升不了仙了,又该怎么办呢?”

话一出口,仙猫愣住了,伸出爪子不可置信地捂住嘴。

自己怎么能说人话了?!

 

墨先生说先前他的业绩积分除了给仙猫续命,还有得剩,于是顺手给它加了个说人话的技能,这样以后一人一猫之间的沟通就方便了。

至于墨先生自己继续留在人间这回事,问题也不大。

他向上头申请了延期,只需把在人间的历练重来一遍,等着下次天劫时办好手续再升仙。

 

墨先生算过了,按照仙猫履历,该是明年夏天历劫升仙,到时候有他作保,不会再出岔子。

他把仙猫搂进怀里,伸手撸了一把,笑得意味深长:“我们可以一道升仙。”

这样即便回到天上,他也依然有猫可撸。

 

此番变故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仙猫还是没想明白,呆呆地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墨先生笑而不语,虽然原因他老早以前就想清楚了。

有猫的生活太美好,美到就算有人拿做神仙的日子跟他换,但若是没了猫,那他还是不肯的。

 

END

 

碎碎念:这回我尝试了新的故事写法,行文风格跟之前不太一样,大家不会不习惯吧?另外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猫呢?至少在我看来,家里有猫可以尽情撸的生活,光是想想就是神仙日子啊,哈哈哈。

每周六更新一篇小故事,第七十九周打卡。


评论 ( 64 )
热度 ( 1190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