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原创】小画手和菜鸟画神

小画手知道自己是个菜鸟画手。

 

毕竟只是个刚开始画画的新人,每张作品拿出来,都有问题一大堆,像是比例失调、色感不佳、透视不对之类的。

 

但小画手还是鼓起勇气注册了一个社交账号,把那些画都发到了网上。

 

既然画都画出来了,就希望它们能被更多人看到和夸奖。

 

不过事与愿违,在连着发了好多张图以后,小画手的主页关注者依旧少的可怜,作品点击率寥寥无几,更别提能有多少点赞和评论了。

 

某天夜里,望着冷冷清清的页面,小画手掩饰不住内心的失落:“唉,哪怕是有观众肯来提提批评也好啊。”

 

可惜,连肯提批评的人也没有。

 

再打开小画手一直特别关注的那位画手大神的页面,新图一如既往的高水准,底下一排观众列队高呼:啊啊啊,真是神仙画画!

 

另外还有一些诸如“下凡辛苦了!”、“此等画技真是只应天上有!”、“大大你肯定不是凡人!”之类的热烈赞美。

 

小画手又羡慕又沮丧,脸趴在键盘旁滚来滚去,半死不活地直叹气。

 

哪怕明知道自己的实际付出比大神差远了,但还是会忍不住暗搓搓地嫉妒人家的胜利果实。

 

这时不知道是不小心碰到了键盘哪里,电脑屏幕上突然跳出来一个页面,伴随着一惊一乍的恶俗配乐,大红色的背景色上摆着明晃晃的四个大金字:许愿网站。

 

底下还用一排小字注明,这是由天上神仙联盟所建的许愿网络平台,刚刚上线,目前正在进行小范围测试,能打开网站的都是有缘人,只要诚心诚意输入许愿内容,就有很大概率实现。

 

该不会是什么骗子网站吧?小画手狐疑地盯着屏幕看了半天,但又抵不过心头好奇,忍着对网页界面糟糕设计水准的吐槽,点进去,在许愿内容一栏输入了自己的愿望:

 

希望我的个人主页也能有神仙画画。

 

“呃,这话听起来好像有语病和歧义?”小画手纠结了一下,又懒得计较,点了提交按钮,随手把网站页面也关了。

 

反正都只是骗人的而已,

 

万万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这个愿望居然成真了。

 

从天而降一个画神,专门来帮小画手实现愿望。

 

“我画了图,然后用你的账号发表,你的主页不就有神仙画画了吗?”画神如此解释道。说来也奇怪,这个画神明明只有灵体,却又能幻化出实形,能轻易打开小画手的数位板,操作时显出一副专业哄哄的架势,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小画手也从最初的目瞪口呆中回过神来,虽然内心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妥,但还是压不住极速膨胀的一阵狂喜,脑子里不知不觉间浮现出自己主页上挂着一堆神图,无数观众天天追着留言“啊啊啊,真是神仙画画!”的梦幻画面,心里美的直冒泡。

 

幸福来得太突然!

 

但走的也很突然。

 

因为从绘画成果来看,这个画神的画技,根本,根本,根本,比小画手自己还要差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画好了!”在小画手惊恐的注视下,画神熟练打开小画手平时设定为自动登录的账号,上传图片,点击发送。“搞定!”

 

小画手的主页瞬间掉了两个粉。

 

把小画手给心疼的哟,揪着画神的领子嗷嗷大喊:“你不是画神吗?怎么水平比我还差呢!”

 

画神讪讪地把脸转到一边:“画神界的大佬都不愿意接这种没什么津贴补助的下凡工作,只有我这种实习生才肯来的。”

 

哈?原来这也是个菜鸟,画神界的弱鸡。

 

既然同为弱鸡,那也就没什么互啄的动力,小画手果断放开画神,冲到电脑前,打算把先前画神发的丑图删掉。

 

居然还删不掉!

 

“当然不能想删就删了,这可是我帮你完成许愿内容的重要工作成果。”画神已经很自来熟地往沙发上一躺,完全不顾身为灵体不需要吃饭的原则,顺手抓起一袋薯片“咔嚓咔嚓”吃了起来,“货真价实的神仙画画!”

 

小画手当场石化。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

 

更糟糕的是,按照神仙界帮人实现愿望的相关规定,画神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还得源源不断上传自己的神仙真迹,直到总量达标为止。

 

而且是专挑小画手长期不更新的时候上传,美名其曰帮助其不断更。

 

“不然上头会觉得我闲着什么都没做,要扣我的下凡补助。”画神嘴巴里叼着根薯条,一边上传自己的鬼画符作品一边恬不知耻地解释道。

 

小画手欲哭无泪。

 

这种只保量不保质的迂腐规定真是害死人。

 

尽管小画手挣扎着想要求生,无奈任其怎么改账号密码都不行,画神毕竟是神仙,虽然除了每天蹭吃蹭喝蹭住基本毫无作用,但破解小画手新设的密码却是一把好手。

 

另外顺手破解个小画手的游戏平台账号和视频网站会员也是轻轻松松,每天画图五分钟,剩下时间都拿来打游戏追新番看电视剧,日子过的不要太愉快。

 

看着画神懒成那副咸鱼样子,小画手好像明白为什么这家伙的画技会那么烂了。

 

就算是有神的天赋,不学习不实践,那也得迟早变废材!

 

当然小画手没空关心画神的个人发展计划,看着自己前段时间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一点点粉丝数量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下降,好脾气的小画手也忍不住爆发:“你这算哪门子的神仙,完全是上天派来坑我的吧?!”

 

“哎呀,听你这么一说,我的良心都有点痛了。”画神放下游戏机手柄,捂住胸口做苦闷状,然后溜到电脑前打开视频网站,开心地看起了刚刚更新的电视剧,“还是看看新剧,让我赶快忘掉这些烦恼吧。”

 

小画手愤怒地掀了桌子。

 

但无论小画手怎么闹都没有用,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画神这个厚脸皮的家伙始终以任务还未完成为由赖在小画手家里不肯走,而且小画手自己长期不发图就要由画神帮忙发图的规矩是不能改的。

 

没办法,为了挽留自己主页上那些也不知道是否因为是僵尸号才没有取关的关注者,小画手不得不改变自己以往的懒散作风,摸鱼活动统统暂停,游戏动漫电视剧纸片人什么的都先说拜拜——反正它们也正被无耻的画神霸占——每天的生活重心只有一个:画图!涨粉!不给画神那个混蛋任何谋害自己的机会!

 

最好能自己先混成大神,让这家伙根本发不够图,被上面骂的狗血淋头,也算是大仇得报了。

 

可之前那些丑图还嚣张地摆在主页上,影响实在太过恶劣,就算小画手每天心急火燎地画出新图,也架不住路过的观众会被原来的丑图吓跑。

 

而且说实话,心慌意乱赶工出来的作品,也说不上质量能有多好。连小画手自己心里都觉得质量不佳的图,自然是不能打动观众。

 

小画手急功近利的涨粉计划完全行不通。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小画手由于连番赶工,过的昼夜颠倒,作息混乱,很快身体就发出了抗议,开始感冒发烧,连鼻尖都烧的通红。逼的小画手只能嘴巴含着温度计,头上顶着大冰袋,躺在床上难受的直哼哼。

 

既然生了病,那更新是不可能更新的,又被画神逮到机会,把自己的弱鸡啄米图传上去了,哐哐掉了几个粉。

 

小画手悲痛得生无可恋:“呜呜呜,我的命怎么那么苦。”

 

“喂喂,你别苦着个脸,生病的时候要保持心情愉快才能早日康复。”画神先给小画手换了头顶的冰袋,取走嘴里的温度计,然后又端过来一碗香菇鸡肉粥,“看,不仅有神仙给你画画,还有神仙给你煮粥,生活多美好啊!”

 

“美好个屁!还不如让我病死算了!”大概是因为脑子烧的有点糊,加上心里怨气十足,小画手算是彻底放飞自我了,骂人也骂的口无遮拦,“早知道会这样,我还许什么破愿望啊!就你这样的还好意思当画神,简直就是臭不要脸!”

 

一向喜欢鬼扯的画神这回不说话了,默默地把粥放在床边的小桌子上,又缩回沙发抱着漫画新刊看了起来。

 

不过书都拿反了,画神好像也没发现,只是时不时地拿书挡着脸,偷偷往小画手这边瞟,眼神里没有了往日的无赖,反而有点说不出的小委屈。

 

小画手气呼呼地把头偏向一边,不想搭理对方。

 

但没过一会儿,就架不住肚子饿的咕咕直叫,还是很没骨气地爬起来吃粥。

 

咦?不得不承认,虽然画手画技奇烂,但粥却煮的着实好吃。小画手本来只是想象征性地尝两口,结果因为粥实在太好喝了,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喝光光了。

 

喝粥喝的全身舒畅,鼻子也不堵了,额头也不烧了,整个人都轻松多了。

 

不愧是神仙煮粥,不同凡响。

 

吃了别人的嘴软,小画手也意识到自己先前话说的有点太过分,抱着碗不好意思地看向画神:“那个,呃,我收回刚才的话,不该那样骂你的。”

 

“啊哈?”画神拿书挡着下半边脸,眨了眨眼,“不生我气啦?”

 

“其实,我更多的是在生自己的气吧。”小画手低下头,嘟囔道,“明明自己画的那么糟糕,也没怎么付出实际的努力,却还总想要被人夸奖。画画的初心也丢了,满脑子只想着被认可被关注,都快忘掉沉下心来好好作画是什么感觉了。”

 

画神没有接话,只是静静地盯着小画手。

 

“还有,如果你画技真的很好,用我的账号发图涨粉,那不是故意骗人么。”小画手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脸上都是惭愧,“所以我想上天之所以会派你来,应该就是为了惩罚我总想不劳而获的虚荣心吧。”

 

听到这里,画神笑了起来,但和之前的嬉皮笑脸不一样,这次的笑中含着难得的正经:“那你打算从此以后都静下心来,好好画画了吗?”

 

小画手抬起头来,笑容中满是坚定:“我早该这么做了。”

 

这时画神放下手中的漫画,捡起沙发另一端的平板电脑,似乎又打开了新游戏,态度也恢复了往常的漫不经心:“那可别让我逮着机会打脸。”

 

小画手刚想辩驳两句,突然枕头旁边的手机响了一下,提醒社交账号上有新的好友关注。

 

而这个好友,竟然就是小画手一直以来崇拜至极的大神画手。

 

“啊啊啊啊啊!”要不是这还生着病,小画手肯定下楼跑圈去了,但一阵鬼哭狼嚎之后,理智带着怀疑回来了,“明明今天是你发的图,大神画手怎么会看得上眼?”

 

“切,说不定人家就喜欢我这一卦。”画神耸了耸自己趴在沙发上的灵体,“现在不是都流行真·灵魂画手?”

 

小画手鄙视地翻了个白眼。

 

无论如何,大神画手的关注还是给了小画手很大鼓励——虽然也一直担心对方是不是手滑点错——从此过上了一边天天窥屏一边听课练习的上进生活。

 

说实话,这个过程挺难熬的,要不计较一时的反馈,要耐得住长久的寂寞,还要强忍下枯燥的练习,中途难免也有想崩溃想放弃的时候,但每当这时,小画手就先回头看看那位窝在沙发上摸鱼的反面教材,再点开大神画手的梦幻美图狂吸一把,明确了自己努力的目标,就又有了坚持的动力。

 

有点出人意料的是,虽然画神自己的画技糟糕的不提也罢,但到底还是在大神堆里混过的,作画理论一套一套的,有时这家伙游戏打累了,便会凑过来围观一下小画手画画,顺口提几句改进的方法。

 

小画手将信将疑地试了试,还真别说,有的方法确实有效。

 

受了人家帮助的小画手也会想对画神道个谢,只不过一看到这家伙趁自己闭关修炼期间发在网上的那些丑图,就立马打消了感谢的念头。

 

“幸好大神还没被吓跑。”小画手每次打开关注列表时都有点心惊胆战,只有看到大神还没拉黑自己,才能松口气。“大神啊大神,总有一天,等我画的跟你一样好了,就鼓起勇气跟你搭个话。”

 

是的,小画手和大神之间还没有过任何互动,换作从前,小画手肯定只会认怂地装死。

 

但如今,和大神搭话已经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了。

 

因为小画手自己的画技是真的在稳定提升,每次画出满意的图,发出去都能涨一波关注,点赞留言也逐渐多了起来。

 

这些关注者是真心认可小画手,小画手长期持续地发好图,足以在他们心中建立起宝贵的信任和包容,即使偶尔这个账号是由画神发丑图,他们也不会取关,而是嘻嘻哈哈开着玩笑:大大又在调皮当灵魂画手了。

 

当然,关注上涨了,留言就不全是赞美和玩笑,其中也夹杂着一些批评,有的还相当尖锐。

 

但眼下小画手心态很稳,好的建议就听着,对过分的恶意也不会太计较,只会关注该怎么把下一张图画的更棒。

 

日子一天天过去,终于在一个宁静的夜晚,小画手新发的图下面出现了一条留言:啊啊啊,真是神仙画画!

 

看到留言的一瞬间,小画手哭了。

 

这句留言下所代表的努力和心酸,只有实际经历过的人才能懂。

 

“老天,你干嘛激动成这样。”画神递过来一张纸巾。

 

“呜呜,你看,真的有人夸我是神仙画画!”小画手又哭又笑的,扯着画神的衣袖不松手,“你看你看!”

 

“看见了,恭喜你。”画神笑道,“梦想实现了。”

 

并且,完全是靠自己。

 

至于画神,也算是勉强完成了使命,该离开了。

 

小画手突然有点舍不得。

 

明明以前天天盼着对方早点离开,可是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却好像已经习惯了对方的陪伴。

 

“怎么?舍不得我了?”画神还是一脸不正经地开着玩笑,“被我神乎其神的画技打动了?”

 

“去你的。”小画手想扔纸巾去打对方,却被画神一把拥抱住。

 

“不要就在这里停下,要一直向前走,总有一天,你会成为真正的大神。”画神在小画手耳边轻声说,“到时候可别忘了去跟你一直都特别关注的大神画手搭话啊。”

 

小画手的眼睛突然红了:“谢谢你。”

 

***

 

第二天早上,画神消失了,就像来的时候一样突然。

 

不过这家伙给小画手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还有最后一张图的限额没有用完,得画出来传到网上才算完成这次的下凡任务,那这张图干脆就算送给你的临别礼物吧。

 

“走都走了,还怎么用我的账号上传图片啊?”小画手有点迷惑,打开电脑查看。

 

然后发现个人主页上原来挂着的丑图都已经消失,自己还被大神画手艾特了。

 

点进去一看,是大神画手在自己的主页新上传了一张图,注明这是送给小画手的礼物。

 

小画手盯着屏幕一直看,眼泪又不知不觉间流了下来。

 

屏幕上,是一张简简单单的手绘水彩。

 

画面中央,是鼻尖烧的通红的小画手,抱着一个空空的粥碗,咧嘴傻笑着。

 

笑的好坚定,好满足。

 

END


本文姐妹篇:

(1)小画手和小写手(2)如何捕获一只画手

碎碎念:之所以会写这篇故事,是因为我很久以前就曾暗搓搓地想过,要是每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都有个热爱搞创作的神仙附在我身上,替我打开电脑把精彩的故事写出来上传就好了……

当然做这种白日梦是不会对提升专业水平有任何帮助的,即使是神仙想要搞创作给大家看,肯定也是要开自己的账号,干嘛要来帮我一个想要不劳而获的凡人欺骗观众呢,是吧?哈哈,自己的梦想,终究还是要靠自己努力才能实现啊。

每周六下午更新一个小故事,第二十七周打卡。

评论 ( 83 )
热度 ( 2585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